凝固流逝的时光

  • 江旭
  • 中华铁道网
  • 2017-9-14 8:04:32

(中华铁道网、《路讯》杂志特约通讯员  江旭)走过太多、看过太多、忘记太多,被时间抹去后,甚至有些想不起除了名字以外的任何东西,昔日里常伴身边的欢声笑语和满途风色,以及依稀残留在脑海中的滴滴点点,只有在午夜梦回,化作浸透了枕巾的思绪,以一种带着微笑与甜蜜的面庞,滴落在逝去的梦里。总想回首,再去看曾经的千结柔肠和万树梨花,也想回首,用最为纯真的笑容去诠释昔日的故事,任由纷飞的思绪牵连着每一张烂漫的容颜,让后在某一个夜晚忽然发现,一切都不在了。

风曾吹落下思愁、雨也打灭了目光,在出生的朝阳中,伴着彩虹延展向视线的尽头,无论是否选择追逐,更遑论有什么牵绊了脚步,哪怕只能静静的看着一个个渐行渐远的身影,默默的在心底祝福。也曾铭记着昔日的小桥流水与袅袅烟雨,亦或者是堤坝上雪中漫步以及风月相伴,任由那些难以记叙的思绪幻化成一副刻在脑海深处的影子,然后以那种略带有微咸及苦涩的雨水,滴在伤口,给予了一段段刻骨铭心的记忆。岁月流转,那些千丝万缕的回忆却只剩下了洒在身前的,一片片略显斑驳的影子,随风而荡的片段似乎会携着关于一切的记忆,淡淡的依风消散。抓之不牢、忘之不掉,便只能在心底留下那样的一方净土,任由悠悠岁月和零星梦呓在其中慢慢生长,脑补着现在的样子,期待着将来的聚首。千丝万缕的缠绕透过血肉寄住在骨髓,合成一副枯黄的相片,汲取这回忆中极为有限的给养,无从知晓这些画面会在脑海中停留多久,即便日记本中的点滴墨迹记录着那些年的峥嵘。常听说,人只有一辈子的时间去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,所以必须要学会珍惜;于是,人间三情越加显得弥足珍贵,有了相伴、有了牵挂、有了依靠,有了他们以及关于他们的故事,才在此刻一点点的明白,什么叫做期待。时光流转,从昔日的年少轻狂中一点点走了过来,世事繁芜在越加厚重的心上,渐渐染上一层灰白色的底蕴。成长,指的并不一定是人;难忘,也仅仅是用一种结束,去换到另一种形式的开始。翻开泛黄的日记,满目的鲜血淋漓与笔墨书香,而他们,此刻在哪。

一路走过,满怀虔诚的对万物许愿,把最诚挚的祈福供奉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任春华秋实滋润这些信仰,从雨露风霜中成长出作为华美的乐章,哪怕常伴身边的嘤嘤絮语交织着再也找不到的故事,可剩下的依稀温度依然倾诉希冀,无所谓世间万物是否愿将信仰凝聚成这份爱与被爱的力量,可无论如何只想向世界宣告,一直都在、从未离开。踏过花季雨季,走向玄幻迷离,昔日共同上路的那个身影早已渐渐远去,忘记了恩宠荣禄、不在乎紫醉金迷,独自奔波中,激打在周身的风雪,一如蓑衣般蒙上了厚厚的茧子,在每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微微颤抖着。直到不可回忆的某一天,似乎学会了享受依窗听雪的生活,让遥远的祝福在心底注入力量,任心中幻想勾勒成绚烂的图章,那些年坎坷曲折一如印玺般沉压在心底,以某种难以名状的样子反射着万千风华,交织着一缕缕雪香。当生命中有了牵挂、有了念想、有了担负,便会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、将做些什么。任凭某些或许会略带有唏嘘的话语,一层层的撕开了厚重的外衣,将肌肤上原本被时光所烙印的伤痕抚平,然后再裹上微笑与爱护,营造成崭新的肌肤,承担着今后的刀光剑影与恩宠荣禄,当然,还有我们,以及我们用生命歌颂的故事。